返回

法家高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章 再战,五寸诗鸣郡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难道这首诗是傅举人所作?

    这不不可能。

    白子聪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傅举人虽然官职不高,但是主持过历届府试,桃李满天下,弟子中不乏身穿红袍在朝中为官的,谁人敢真的因为品级而轻视他。

    麻五只生前不过是一个地痞无赖,以傅举人的地位,想要为难他,只需要和衙役言语J声就可,根本不需要如此麻烦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意外获得了大儒的墨宝?

    可是哪个大儒墨宝不是千金难求,偶尔有真迹流出,也会被神都的豪门世族瓜分,当做传家之物珍藏。

    知北县不过是一个边陲小城,怎么可能有大儒真迹?

    就算知北县真的藏有大儒真迹,那也必定会视若拱璧之宝,怎么可能如此L费。

    在白子聪看来,别说这样知北县城这样边陲之地的三进院子,就是那北郡繁华之地十个这样大小的宅院,也不如一卷大儒手书珍贵。

    白子聪有些自嘲的笑了笑。
    最大的可能是,北郡的某个豪族子弟游历至此,顺手而为。

    再往深里想,这篇诗词,这何尝不是北郡豪族子弟对整个知北县儒生的挑战。

    既然你要战,那便战!

    安敢欺我知北无人乎。

    想我白子聪一岁能言,六岁能诗,十五岁中力压群雄,成为新科案首。

    就是北郡豪族的天才子弟,在家族资源倾斜之下,弱冠之年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子聪的眼睛里瞬间充满斗志,仿佛有一团火正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X中一G壮志豪气好似巨龙一般翻滚翱翔,让白子聪有一种不吐不快之感。

    “拿笔来!”

    白子聪微微打开自己的衣襟,让风吹拂着X膛,心情还是没有平复,直接上前,推搡开正在用镇纸铺平纸张的小厮,按住平滑的诗筏,这才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侍奉的小厮不敢多言,将润好的mao笔恭敬的递到白子聪手中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白子聪大喝一声,提起mao笔,挥毫泼墨,笔走龙蛇,毫无停顿,竟然是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一个个文字落于纸上,好似鼓槌敲打在鼓面之上,发出轰轰的响声。当最后一个字落在诗筏上,一个个字共振起来,仿佛是百面战鼓齐鸣,在这等威势面前,就连汹涌的火焰都是一滞。

    白子聪压抑不住心中的豪气,将手中的mao笔抛出,在空中划过一道碧绿的痕迹,引得围观之人疯抢。

    “这是白公子用过的mao笔,必定沾有文气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和我抢,我家的娃正在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都别抢,这是我家少爷的mao笔,你们都别抢!”

    J个小厮看mao笔被众人疯抢,有些心疼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看着飞落被疯抢的狼毫笔,白子聪心中没有任何可惜的念头,反而有一种大丈夫当如是的豪迈。

    一丝丝白Se的文气在上方聚拢。

    浣溪沙

    漠漠清寒上小楼,

    晓Y无赖似穷秋。

    淡烟流水画屏幽。

    自在飞花轻似梦,

    无边丝雨细如愁。

    宝帘闲挂小银钩。

 &------->>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