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法家高徒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章 法家报仇,一日都晚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远在数里之外,跪坐在法坛前面的麻五,在夜叉被斩的时候,心口不由的一疼,面Se陡然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法桌上的法灯无风自灭,还有一直被供奉的,黑漆漆的夜叉木偶身上发出破裂之声,诡异的出现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因为分神被斩,没有信息传回,麻五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供桌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自己的法术竟然被人给破了。

    夜叉索命,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术,但是常人根本没有可能招架。

    司徒刑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秀才,获得龙气护佑十分有限,怎么可能避免?

    难道是有高人出手?

    还是说臭书生家里有镇宅之物?
    麻五擦G口角的残血,强忍着精神受损引起的困倦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役使鬼神,固然能来去无踪,杀人于无形,但是也有诸多禁忌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法不上贵人,天生气运雄厚,位高权重,被龙气眷顾之辈,万法不沾。

    贸然行事,只会被龙气反噬所伤,如果施法者气运不足,少不得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盛世龙气强盛,鬼神被龙气所忌,大多都会蛰伏,只有到乱世龙气衰败之时,他们才敢出来,妖言H众,以乱世蛟龙为棋子,争夺天地正统大运。

    血气旺盛,军气浓郁之所,这类地方气血炽热,煞气冲天,血气勾连形成R眼可见的火烧云。就是天师真人到此,也只能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最后就是一些被法师,大儒加持过的镇物,对鬼神有着天生克制。

    “臭书生,算你命大!”

    因为法术反噬,被伤了神魂,麻五想了半天,也没有头绪,反而更加头疼Yu裂。从怀里取出一个Y瓶,倒出J粒桐梓大小的Y丸,吞下后,麻五闭着眼,脸上露出舒F的神Se。停了一会,等脸Se好看了不少,这才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就不信,你每一次都会这样幸运。”

    司徒刑从入定中醒来,强忍着进食的*。

    有些惊喜的感受着全身旺盛的气血。静静聆听,仿佛大江大河一般冲洗着每一寸肌肤。全身肌R在气血的滋养下,散发着惊人的活X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测试,司徒刑感觉自己现在全身的力量会是以前的数倍。

    不愧是千金难求的宝丹,一粒丹Y,比司徒刑数年苦功。

    突然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缩,因为他看到了门口断成两截的纸人,还有已经变的暗淡,仿佛耗G能量的宝剑诗。

    “夜叉索命术!”

------->>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