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胆小娇妻要宠着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番外三 孟杜(三)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之后许久,少女都没再出现过,他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对方时,她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前世,但她依旧如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霉神。你在吗?”

    孟须之没应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是存在的!”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杜依宁在一次夜里偷偷上山,悄悄地从后面爬上来,终于在庙门前看到那个喝的酩酊大醉的男人。

    对方穿着素白色的长衫,玉冠束发,一看就不是现在人。

    她轻手轻脚走过去,看着醉醺醺的男人,心有些痛。

    “喂,醒醒,我终于抓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孟须之睁开眼,恍惚间,仿佛看到忆溪说,“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。”
    他伸出手抓住对方,“忆溪…”

    杜依宁脸色不太好看,忆溪是谁?她想起来了,好像是后面埋着的死人,既然如此,她也就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她经常来缠着他。

    直到她上了大学,她最喜欢的就是放假,直到有一天,对方将她赶走,用言语中伤她。

    她受伤的看着对方,“你这么讨厌我?”

    “对,你以后别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杜依宁哭着走了,趁着放假,她想出去走走,哪知,这一去,差点生死相隔。

    她被人绑着,不知今夕何夕,只知道对孟须之的思念愈深。

    后来,她新认识的朋友救了她们,那人对她说,孟须之回来接她。

    她有些出神,真的会吗?

    果然,接她的是孟须之,一路上两人谁也没有说话,对方将她带去了山上的庙宇。

    她撇下他,去了屋后的坟前,那里的彼岸花更加妖娆。

    刹那间,风起。

    成片的彼岸花连根拔起,在风中逐渐汇成一颗晶莹剔透的红珠,瞬间没入她的体内。速度快到孟须之都没有来得及阻止。

    杜依宁昏了过去,一天两天三天,都不见醒来,而且气息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直到一星期后,杜依宁彻底没了气息,那具身体开始消散,孟须之疯狂的想要抓住,却什么也没抓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老天你为何如此不公!”

    房间里回荡着清脆的女声,“因是你种,至于结何果,看你浇的什么水了。去屋后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果。”话落,声音便消失了,任凭孟须之怎样叫都没再出现。

    他去了屋后,那里伫立着三座坟包,在小曦的坟上开放着一朵仿佛在血中泡过的彼岸花,妖冶迷人。

    摸着那朵------->>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